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汉山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049|回复: 0

艺术教授的期末考题:裸体表演!(图文)

[复制链接]

2043

主题

4920

帖子

3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1678
发表于 2015-5-27 10:39: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过去一周里,电子骚扰剧场(Electronic Disturbance Theater)联合创始人里卡多·多明格斯(Ricardo Dominguez)成为了大众媒体话题争议的中心人物。多明格斯对媒体对他的作品大惊小怪已经不足为奇。他的作品有创立一个地方媒体工具,帮助穿越美国边境的墨西哥移民找到水源,还有在马拉西亚恰帕斯(Chiapas)的Zapatista居住地一个人进行静坐抗议,并在网上公开与许多机构进行文明不合作运动。然而这一次,多明格斯的教学内容又开始制造噱头。他开设了一门本科生选修表演课“展示自我”(performing the self),其中有一个项目“裸露自我”要求学生上课全部裸露身体。



里卡多·多明格斯之前就因为组织抗议活动等成为争议人物

一位学生的母亲向ABC 10 News举报后,这位学生母亲匿名说:“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视觉艺术系学生必须要在全裸的20名同班同学和教授面前全裸表演,否则就无法通过高级课程的考试。这个项目让我很烦恼,我送女儿上大学不是为了这个。”

然而学校教职工和以前的学生为这门选修课辩护,表示上“performing the self”(表现自我)这门课的学生也可以用象征性的裸体来通过期末考试。

问题出在教学大纲中的一个作业——“erotic self”(色情的自我),要求学生们表现或是讲述他们“色情的自我”。网站上的课程描述写道:“利用自传、梦想、表白、想象以及其他方式来从全新的角度创造自我,或者在想象中激发不同的自我,这门课探索现代艺术家形象背后的多种可能。”


Ricardo Dominguez教授

Ricardo Dominguez教授表示,他会在教室里点上蜡烛,然后和学生们一起脱得一丝不挂并完成这个作业,而11年来,他从未收到任何对这门课程的投诉。他说:“这对表演艺术和身体艺术来说是最常见的方式,如果他们无法接受,或许就不应该选这门课。”

然而这位学生的母亲则认为教授这样做太任性,这样的期末考试无法让人接受。她说:“他明目张胆地表示‘必须要裸体才能通过考试’,这让我觉得好恶心。”

网友也对此事发表了评论,有几个人对课程表示惊讶和愤怒。一位网友写道:“这个教授以艺术的名义这样做,作为老师的我感到很震惊。让学生们更深入地了解自己,去学习、成长和体验的其他方法还有很多,为什么偏偏选择这种。”


考试地点

另有网友评论说:“这个所谓的教授似乎更像是侵犯者,利用职权来满足自己的变态需求。”然而,那些上了课的人表示是他们同意了裸体考试。有人写道:“我们可以选择裸体或是暴露自己的情绪,而除了一个人以外,其他所有人都选择裸体表演。对于有些人来说有点难以接受,不过我们都是成年人,选这门课的第一天就知道会发生什么。”

媒体就开始就此事件进行疯狂报道,有Fox新闻的《要么裸体,要么落榜》,《华盛顿邮报》刊登的《真正的“裸”考期末考》,还有无数关于此事的报道,似乎多明格斯的课程触犯到了每个人的利益。因为公众对艺术有根本性的误解,他们不了解艺术研究和实践的广度。

以下是外媒记者安吉拉·瓦斯科(Angela Washko)对多明格斯本人的采访,讨论关于该课程在大学艺术教育中的价值,通过此次采访也许我们可以更深入了解该课程背后的意图和特征,而不是像大众媒体对其表面形式一惊一乍的反应。

安吉拉·瓦斯科:最近您处在媒体的风口浪尖,但这绝不是第一次。但此次事件的焦点是一门你正在教授的课程。请问这门课程的具体名称已经这门课您教了多长时间了?

里卡多·多明格斯:这门课的名称叫“展现自我”,我已经教了11年了。

为了方便阅读,下文中安吉拉·瓦斯科=Q,里卡多·多明格斯=A

Q:这门课程由一个叫“裸体表演”的部分。您能讲讲该部分的内容以及这门课剩余其他框架内容吗?

A:我一直会改变一些上课要做的动作(3到10分钟的简短表演),“裸露自我”则一直是该课程的一部分。这门课程一直面向加利福尼亚圣迭戈大学视觉艺术系高年级的学生,是一门选修课不是必修。

“裸露自我”是上课几类表演动作中的一种。课上还有许多即兴动作表演。有“你的故事:用3种事物,3种声音来表示”,“自我忏悔”,“自我管理”,“自我媒介”,“性欲自我”,“仪式自我”,“公众自我”和“裸露自我”。

做这些表演是这门课程的核心,每个学生都可以根据自己的愿望来完成这些即兴表演:他们可以在表演教室里选择任何地点进行表演;当他们在表演时,也可以选择让我和其他学生在场或不在场;他们还可以决定表演的灯光和环境。学生的表演会根据其创造性和突破精神来打分。每个学生表演结束后,班中另一名学生就会对他的表演进行点评,评论后,表演者可以回应或者不回应评论。

学生从课程一开始就知道“裸露自我”这个表演要求。我在开课第一天就告知他们,并且教学大纲中也有写。学生们知道他们在做这个表演动作时,可以有很多方法不脱衣服。有许多方法可以表演“裸”(脱衣服表演),或者是表演“露”(暴露自己最脆弱的一面)。可以穿衣服,也可以不穿衣服进行表演。

Q:关于这一特殊课程的争议首先是在媒体中而不是行为艺术表演界展开的,这是尴尬的事情。我认为关于这门课最重要的问题之一就是当下环境。在美国社会,裸体是一个禁忌,你怎样在这样一个社会中为该课程创造出一个安全的空间?

A:我这样看待自己在课程中的角色,我是一位非常荣幸的男性教师,向艺术系的学生教授一些20世纪和21世纪行为和身体艺术创造出的表演形式。任何学生如果个人或作为团体对该课程有疑问和担忧都可找我谈话。这门课每周上两次,每次3个小时。课程的一部分是教授学生关于行为艺术的历史,行为艺术经常会被迫倒退,这是因为我们有时跨过了社会禁忌的红线,而这些红线是我们当代文化和后现代文化正在定义,改变,破除和重新确立的-而这些禁忌通常都是关于身体或者身体可以做什么的,关于身体怎样受到控制或者可以进行创意的。这些广泛的话题都会在课堂上挨个进行讨论,让每个学生都能够了解每个表演动作能如何回答以上的问题,学生也可以专注于这些表演和身体艺术探索或突破自己身体表演的那根红线。有时突破自身审美的鉴赏底线比起突破社会禁忌还要难。

同样超过半数学生在上我的“展示自我”这门课时都上过我关于行为和身体艺术历史的讲座,他们很清楚该艺术的过去发展轨迹和现状。在行为和身体艺术历史讲座课上,也有“裸露自我”表演动作-只是在讲座课中我们用电影,视频和照片等代替,不用在一群学生和教授面前进行现场表演(对于那些选择裸体表演的学生来说)。学生也能够在学期中和其他人讨论该课程以及他们对该课程的期望。学生们也可以问问那些上过该门课程的同学,听听他们的感受和想法,所以每个来上这课的学生都很清楚“展示自我”这门课的要求。

我们在圣迭戈大学的咨询团队也很愿意商讨进行表演而可以不用真正裸露。如果学生认为这些表演动作对他们来说太难了,他们可以在开课前三周内退课。

Q:作为一个行为艺术家,我曾经多次使用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的观点是,使用裸体不应该成为一种让人震惊的表演行为,但是应该是一种有含义的表演,特别是因为美国社会观众对裸体的反应,以及对特别是女性为主的窥淫癖和对普遍存在的色情文化的反应。您是怎样在课上和学生讨论使用自己身体表演?您提供了怎样一种情景?为什么学生应该有这样一种体验?

A:把“裸体”作为一种审美的过程经常会让人感到震惊。这就是为什么在课上我们提供了多种形式的和裸体无关的表演动作,让学生思考和探索。这使得学生能够知道自己的身体可以被使用,而这与“裸体”又无关,只是把身体作为一个系统,一个网络,把身体看成是一个装置,遗忘的身体,性别上的身体,阶级中的身体,种族中的身体,失落的身体,被消除的身体等等。学生能够理解艺术家多种途径来居住,迁移,消除,扩展,质疑和打乱社会身体,审美身体和市场身体。我希望学生可以了解行为艺术身体只是陈词滥调,身体可以是用作审美研究的,可以是再表演的,可以成为“每个人”身体的身体。我至少希望学生可以通过做这些基本的表演动作来认识到这些,这可以帮助他们认识到在未来作品中何时何地出于什么目的进行裸体艺术的表演。

对于许多行为艺术家来说(例如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他们的核心画布过去是现在也是“裸体”。如果学生想要学习实践行为身体艺术,直接经历媒体的历史对于他们来说很重要。学习行为身体艺术-不仅仅是读读教材和观看幻灯片就可以了。

Q:您认为为什么大众对您的课程给学生带来的影响如此惧怕?

A:也许这与这与后现代主义中广泛存在的“色情”的身体和它的类似者“清教徒”身体有关。“大众”惧怕的是这种社会身体双重性所凸显的亲密性。清教徒的身体也可以是色情的身体。色情的身体也可以是清教徒的身体。学生们不仅会思考这个问题,也可能会创作有关的作品……这使得社会感到不安,因为这会反应出欲望和恐惧。所有的一切都会变成“淫荡的状态”,或者是“下流的状态”或者是一个“朦胧的状态”,一个“纯洁的状态”,或者是所有。这导致了一个假想的“危机状态”或者是一个“制造噱头的状态”-所有这些都是因为“Fox新闻”挑起恐惧和不安,质疑身体特变是运用在艺术中的身体。Fox甚至同时诋毁毕加索的画作也是“被迫的裸体期末考”。

Q:在很多大学,我都听到教育家们说最近针对给学生打低分的教授起诉案件风向有点变,家长在其中参与度增加,对于大学里应该教授的东西也变得更加保守了。根据您的教育生涯和经验,就教学实验和学生的参与情况在大学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A:不是仅仅只有我感觉到了新自由主义以不同形式崛起后,大学教育也追随这股风气,从而教育环境有所改变。我们现在所处的世界中只有一些特定的行业能够从经济危机中收益-大而不倒,而现在每个人都生活在债务和不安中。结果,我们可以了解父母学生保守的态度,大学中大多数是学生,他们的经济状态不稳定并且有无穷的债务。学生债务重重,也没有社会支持,医疗保险和工作保险-他们极其脆弱。

所以决定去尝试和冒风险学习一些不能保障生存最低生活薪水的专业的学生越来越少。父母和孩子觉得大学教育必须是服务机器,保证学生能够立马变成新自由主义者。最终这些父母和学生梦想着大学教育能够帮助他们变成社会上1%的人群,从而最终偿还债务。所以我能够理解父母和孩子感觉到大学教育的压力-这是新自由政策造成的。

Q:看到媒体上您课程中“裸体”表演内容后,许多人很愤怒,认为“纳税人”的钱被用于他们不认同的教育。那些自认为“纳税人”在学术中扮演了怎样的角色。他们有权力控制大学的授课内容吗?

A:文化战争从未停止过。税收总是用来阻碍任何难以接受的超出标准艺术的事物。而这些“纳税人”特别是新闻报道中的,决定什么类型的艺术以及怎样教授。其实纳税人的钱只有很小一部分进入公共教育。

通常用“收税人”这个借口取消对艺术教育的支持,实质是因为大学有越来越多的非白人,离经叛道的人或者是创造研究的作品与自由主义不符。

Q:为什么在艺术这个领域中,人人都觉得自己是个专家。

A:是的。因为艺术家想让自己的作品平易近人,让更多人可以看懂并且产生共鸣,这样做是好的。但是人们开始变得带有刻薄的批判性的眼光,他们评判不只是艺术家的作品,还有他们应该接受什么样的教育,怎样训练变成一名艺术家。

Q:您的学生对媒体的报道有什么的反应?

A:今年春季班的学生都很让人惊叹,他们全身心投入到课堂中。我与他们讨论过媒体的报道,以及询问他们是否要继续上这个课。


很多学生都决定站出来,向媒体讲述这门课程。我认为他们站出来是对这门课程“裸露自我”表演的支持。所有学生中只有一名学生决定做“裸体”表演(不穿衣服的),但是她要求所有男同学避讳,只有女同学能够当场观看。她本来是要在全班同学面前表演的,但是在询问过她的男朋友后,她改变了主意。她进行的是半裸的表演,上半身赤裸,只穿着短裤。其他女同学都是在黑暗中,只露出膝盖。她表演完后就穿好衣服离开了。随后外面的人都走进来,开始我们的“自我暴露”表演。完成表演后,我们在黑暗中围坐成一圈,讨论我们的表演以及我们一起创造的环境,收获以及在以后怎样在自己的作品中运用“自我暴露”。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22-12-9 18:13 , Processed in 0.099226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