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汉山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077|回复: 0

尹保云:落后国跟先进国一样在不停地输出文明

[复制链接]

8395

主题

1万

帖子

7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77079
发表于 2016-5-28 22:14: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腾讯思享会尹保云2016-05-28 09:59


  [摘要]有两种观点需要反思:一种观点认为,落后国家没有对先进国家输出制度和观念的能力,只是被动接受者;另一种观点认为,只要落后国家不输出贫困、不输出革命,西方国家就不应该管落后国家的事。


  本期作者:尹保云(北京大学教授)


  本期精彩内容:


  亨廷顿的不干涉主义迎合了一些西方人的想法,同时也是不少发展中国家的愿望。国内很多学者很重视文明冲突论,不断重复“冲突”一词而构成语境,目的是反对美国的对外干涉。


  对于自16世纪以来西方国家的侵略和扩展,国内学术界总是局限于从经济掠夺上来解释,而对上述文明建构的逻辑很少思考。其实,无论得到什么样的经济利益,西方国家也不可能停止对外的制度与观念的输出,因为自由民主制度的安全才是根本性的利益。


  人们文明输出问题上总是有个“水往低处流”的偏见,好像文明元素总是从先进流向落后。这是由于“吸收”能力的区别而导致的表面现象。先进国家更具有吸收和消化能力,能够迅速地把外来因素吸收消化而变为自身成分。


  90年代以来,国内学术界喜欢讨论“大国的兴亡”话题。实际上,真正的大国不会衰落,衰落的不是真正的大国。因为,真正的大国必须是和高级的文明结合在一起的,因此强者恒强。


  一、先进国家不可能停止对落后国家的输出


  亨廷顿在上个世纪90年代抛出了“文明冲突论”。他列举了目前世界上的八个文明地区:日本文明、印度文明、中华文明、伊斯兰文明、基督教文明、东正教文明、拉美文明、非洲文明,并指出在苏联解体之后,世界的冲突焦点将由原来的冷战意识形态冲突,而转变为这些文明之间的冲突。


  


  
亨廷顿和他的“文明冲突论”



  在亨廷顿看来,这八大文明,很多都是野蛮和落后。他写这本书的目的是要给西方国家提战略建议。在描述了各文明的特点和相互矛盾冲突之后,他提出了这样的战略:现代文明只是基督教文化圈的特产,西方国家最好的战略选择是守住自己的特产,而不是输出自己的特产,这既可以避免冲突,又可以使西方国家永远保持世界领先地位;如果强行输出西方思想而使大批落后国家崛起,反倒会威胁西方国家在世界的统治地位。


  这是个不干涉主义的战略建议,针对的是西方国家在克林顿时期兴起的“新干涉主义”。后者的特点是提倡主动出击,即便落后国家没有直接触犯西方的利益,也要为了捍卫人道主义和人权的普世价值,用武力等手段干涉别国内政,迫使其发生制度和观念的改变。亨廷顿的不干涉主义迎合了一些西方人的想法,同时也是不少发展中国家的愿望。国内很多学者很重视文明冲突论,不断重复“冲突”一词而构成语境,目的是反对美国的对外干涉。


  然而,亨廷顿的不干涉主义难以立足。因为干涉与否,不是由某个人、某一批人或某一代人的认识所决定,而是由文明建构的内在逻辑所决定。有的学者经常在文章中认为,对外干涉是自由民主制度虚伪性的表现,因为真正的自由民主制度应是不干涉主义的。其实,对外干涉恰恰来自自由民主制度的自身需要。


  早在200多年前,德国著名哲学家康德(1724-1804)就论述到自由民主制度要生存就必须对外干涉的道理。他在《判断力批判》的第83节指出,民主制度与国际秩序联系在一起,民主制度的存在“需要一个世界公民的整体”,如果没有这个系统,那么“荣誉欲、统治欲、占有欲”等欲望就会通过各种途径发酵而引起战争,民主制度也就保不住了;只有全世界都变成民主国家,民主制度才获得安全保证。这就是说,民主国家的对外干涉来自民主制度的自保和维持的需要,它与各种传统集权制度是天敌,为了自己生存而必须对之进行干涉和文明输出。


  对于自16世纪以来西方国家的侵略和扩展,国内学术界总是局限于从经济掠夺上来解释,而对上述文明建构的逻辑很少思考。其实,无论得到什么样的经济利益,西方国家也不可能停止对外的制度与观念的输出,因为自由民主制度的安全才是根本性的利益。最近,美国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在演讲中对她曾在议会中投票支持伊拉克战争表示后悔和道歉,这仅仅是为了赢得选举的策略和姿态而已。而克林顿总统在任职期间所阐述的“新干涉主义”,才是对文明建构的深层逻辑的揭示。我们完全可以指责这个逻辑是“强盗的”、“强权的”,但也必须承认它是不可能改变的,直到世界都变成民主国家为止。


  


  
美国“新干涉主义”



  二、落后国家也同样在不停地输出


  有两种观点需要反思:一种观点认为,落后国家没有对先进国家输出制度和观念的能力,只是被动接受者;另一种观点认为,只要落后国家不输出贫困、不输出革命,西方国家就不应该管落后国家的事。这两种观点都是简单化的,落后国家的输出同样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可从三个方面来认识:


  首先,存在就是输出,只要存在着就等于是输出。一个家长经常关起门对自己的妻子和孩子施暴,即便他从不问左邻右舍的闲事,甚至与人从不往来,他也最终会招来邻居的各种干涉。因为他的存在就是输出,不仅他屋子里的哭闹搅扰了邻居的生活,而且他的家暴行为刺激邻居的精神世界,挑战他们的慈、善、爱等普世价值观,使他们不可忍受。国家与国家之间也是同样。一个非民主制度,它的存在就是对民主制度的挑战,因为它的各种信息总会传出去。反过一样,民主制度的存在就是对非民主制度的挑战。除非一方完全销声匿迹,永无任何信息传递出来。二者之间,文明程度的差距越大,你死我活的张力就越大。因此,一个充分民主国家和一个非民主国家不可能有真正的友好关系,和平共处只是暂时的。


  


  
在文明元素输出上,落后者并非被动者,而具有同样的动力并不断输出。



  其次,民间输出是一种经常性状态。除了信息的扩散外,还有很多民间往来,途径是多样的。常态性的有商业往来、文化传播(包括传教)、移民、留学、旅游等,非常态性的有乱民逃离、跨国犯罪等,这些民间途径不仅把思想观念和各种信息从落后国家带到先进国家,也把生活习惯、文化喜好、行为方式等向先进国家输出,从而形成对落后对先进的冲击。


  其三,落后者也常常以官方途径“输出”,即外交和战争的方式。一般而言,当落后者与先进者的军事力量接近时,落后者更倾向于选择战争手段。经济和技术的崛起,使落后者失去判断,误以为自己的制度和观念很先进。二战时期的德国和日本就是例证。德、日阵营对对英、美阵营的战争,属于野蛮对文明的挑战。它们在文明的低层次元素(军事技术)上比较接近,但在高层次元素(政治和价值观)上却差距甚远,实际上属于“野蛮”,以至形成与英美等国的不可调和的对立。


  这三点说明,在文明元素输出上,落后者并非被动者,而具有同样的动力并不断输出。人们文明输出问题上总是有个“水往低处流”的偏见,好像文明元素总是从先进流向落后。这是由于“吸收”能力的区别而导致的表面现象。先进国家更具有吸收和消化能力,能够迅速地把外来因素吸收消化而变为自身成分。虽然也会有堆积,比如最近大量难民涌进一些欧洲国家而成为突出的异质因素堆积,但这只是短暂的,欧洲国家有能力而最终将其整合于无痕。相反,落后国家却没有这样的吸收消化能力,从先进国家涌进来的元素,总是一种异质元素的状态,从而造成大量堆积。改革开放来,很多西方思想和技术涌入我国,但却始终不能很好地消化吸收,大多贴着“西方的”标签而堆积着。大量异质性元素的堆积,给人造成了引进很多的假象。


  三、强者恒强、抗拒必亡


  落后与先进在吸收能力上的差别,形成了“强者恒强”的文明发展规律。90年代以来,国内学术界喜欢讨论“大国的兴亡”话题。实际上,真正的大国不会衰落,衰落的不是真正的大国。因为,真正的大国必须是和高级的文明结合在一起的,因此强者恒强。


  传统社会的文明是区域性的,世界历史上形成一些帝国性范围,比如印度文明、中华文明、罗马帝国和奥斯曼帝国等,都是区域的。在各自的区域中,其核心地带与周边地带相比,一直是核心和高点。这是因为核心地带具备更强的吸收能力,而周边却缺乏吸收能力。中国曾经被蒙古人和满人入侵了数百年,但却是它们被中华文明同化了。在尼泊尔兴起的佛教,曾在孔雀王朝时输出到印度中心地带,但它却被印度教文明吸收了。地中海出现了罗马帝国到奥斯曼帝国的转换,但它的中心始终围绕着地中海沿岸。这些历史说明,传统社会的大国衰落也只是王朝、家族、部落的衰落,不是文明中心的转移。


  现代文明与传统社会的文明不同,它是全球性的,在世界范围形成中心地带和边缘地带。其中心地带西欧和北美,以其强大的吸收能力而崛起。欧洲的现代化经历过文艺复兴到启蒙的数百年思想解放和制度变革运动,一直在吸收地中海周围的和中华文明的元素,欧洲启蒙运动200余年也是“中国热”的高潮期。可以说中华传统文明的有益元素,大多在欧洲现代化进程中被西方人吸收了。文明中心的巨大吸收能力是常新的,而不会轻易走向衰落。即便是现在,西方国家仍在从世界广大落后地区不断地吸收营养,包括物质资源、人力资源,甚至科技与制度方面的小小创新萌芽都能很快被西方国家迅速吸收并开花结果。相反,边缘地带(发展中国家和地区)往往吸收能力微弱,从先进国家输进来的文明元素总是不断地形成异质堆积,而不能吸收于无形。文明建构的这种内在逻辑不但决定了强者恒强,而且形成了落后与先进的差距不断拉大的推力。


  


  
英美崛起才构成真正意义的现代文明中心(图为英国女王夫妇和美国总统奥巴马夫妇)



  现代文明自从诞生以来,它的中心非但没有发生过转移,反而是不断地巩固。葡萄牙和西班牙都曾称为“日不落帝国”,但它们那时候(16世纪初)仍属传统性文明(也就是野蛮),英、美、法的崛起才构成真正意义的现代文明中心。这个中心一直没有被替代过。虽然人们喜欢讲述英国被美国替代的故事,但美国却是由英国最有活力的新教徒移民所建立的。四、五百年以来,其它地区对这个中心的挑战一一失败。一些学者和思想家们热衷于编造的西方衰落的预言,以鼓舞挑战者的野心,但实际上是在挖坑。大规模的如二战期间德国和日本的挑战,二战后苏联阵营的挑战,都先后失败了。德国和日本后来进入了世界文明的中心地带,是以它们的旧文明(野蛮)被消灭为前提的。这二者,一个是西欧国家,一个是东方最善于学习的国家,却只能在被美国做外科手术之后才能发展到高境界的现代文明,至于一般的落后国家,它们靠自身进化的道路有多么漫长就可想而知了。(编辑整理:李大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24-4-24 20:55 , Processed in 0.080200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